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

第九百一十八章 救不得

類別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來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玖拾陸     書名:威武不能娶
    最新章節請百度搜索【北京愛書】(www.h3p1.com)搜集整理,手機端請訪問(m.beijingaishu.net)王家女眷們的這場爭鋒,最終以金安雅的勝利結束。

    王玟氣得渾身發抖,奈何她已經嫁出去了,婆家那兒得了信也使人來調和,最終勸住了。

    王夫人親自送王玟回婆家。

    王玟路上依舊罵罵咧咧的,王夫人啪嗒啪嗒掉眼淚,旁人看著只覺得可憐,可轉念想想,這事兒歸根結底是王瑯選的,王夫人再難過,也拗不過“齊心”的兒子、兒媳。

    王夫人自知是大戲一場,自然不會把金安雅那些故意說出來的話放在心上,叫她淚流滿面的,更多是因為王瑯的處境。

    與虎謀皮啊!

    事成了自是榮耀萬分,可一不小心,命折在里頭了。

    而且,在事成之前,如此投敵之舉,被罵得祖宗十八代不得安寧都是輕的了。

    恨,王夫人是真恨。

    王甫安不興那些混賬事,他們一家還在京中,王瑯今年能參加春闈,不管中與不中,起碼不用做這么危險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當然為兒子的選擇而自豪,但同時,擔憂也是真真切切的。

    福祥金樓里,金安雅大手筆地定下了一整套首飾頭面,她做東西講究,金銀要用的恰到好處,那股子細巧精細的勁兒,與蜀地的首飾不是同一種類型的,她就這么花了大半天工夫,又是畫圖紙又是講解,才叫金樓師父們知道了她的喜好。

    賈大娘一直陪著,她如今在這金樓里做個小管事,如此大買賣自是半步不走開。

    趁著添茶,賈大娘示意金安雅,外頭盯梢的人還在。

    金安雅心領神會,一筆一筆描得越發仔細了。

    首飾做得了,消息也遞了,金安雅才歡歡喜喜回自家院子。

    季同知的人到金樓一打聽,轉頭又告訴了喬靖:“做東西是真講究,不愧是京城大家出來的姑娘,眼光就是與眾不同。”

    喬靖哈哈大笑:“她祖父也就是做到了太常寺卿,與真正的京城勛貴世家根本比不了,你們只管跟著我,等我們打下京城,叫你們好好見識見識什么叫京城風貌,到時候,那些世家女子,不還是由著你們挑嗎?”

    話音一落,底下人一片奉承阿諛之聲。

    季同知跟著吹捧,心里卻有些虛。

    朝廷大軍壓在霞關,順水南下的將士們也沒討到好,這仗不好打啊。

    王家院子里,王瑯勉強起身,與金安雅和王夫人輕聲解釋了幾句。

    “那大娘……”金安雅斟酌著道,“我看著眼熟。”

    王夫人亦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王瑯道:“年前從京里來的,眼熟也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金安雅回憶了一番:“似是與顧云錦相熟……那是寧國公府……是了,小公爺到霞關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面說一面猜,自己就串上了。

    王夫人也道:“老爺做錯了事,若非小公爺周旋,不止老爺沒命,我們一家也沒有如今這日子,你投到他跟前,替他辦事,應該的。

    今兒內情,我沒有與玟兒講,她那張倒豆子的嘴,什么話都藏不住,還是不叫她知道的好。”

    金安雅亦這么想,王玟什么都不知道,與她姑嫂干架,那氣勢才是真真的,能唬住所有人。

    一家人簡單交流幾句,擔心外頭還有人盯著,慢慢又提高了聲音,漸漸叮鈴哐啷折騰起來。

    金安雅鬧得“真切”,卻也沒有再問王瑯提到的“人”到底是誰。

    她相信,蔣慕淵既然把賈大娘送到了保寧,自是有法子傳遞消息。

    賈大娘也的確盡她所能、以最快的速度把消息遞了出去。

    霞關里,驚雨把線報送到蔣慕淵跟前,眼看著小公爺時而皺眉、時而放松。

    蔣慕淵沒有遲疑,讓人知會程家兄弟,自己往肅寧伯的大帳去。

    “晉之在喬靖手里,還有一口氣,”蔣慕淵指著地圖,以保寧為中心劃了大致位置,“這里頭的府衙、縣衙,人就關在其中一處,我安排的人手親眼看到了晉之……”

    蔣慕淵說得很急,他沒有吐露王瑯的身份,只說了喬靖想找程晉之卻認不得。

    程禮之長松了一口氣,不管如何,人還活著,這就夠了,起碼還能救,還會來得及救。

    “那么多衙門,如何找尋?”他問道。

    蔣慕淵道:“那人出衙門大門時故意摔了一跤,在門欄外頭留了些手印子。”

    程禮之忙道:“那我們安排人手,一處處先找起來?”

    “找不了!”肅寧伯沉聲道,“也斷斷找不得!”

    程禮之急了,剛要說話,就被程言之按住了肩膀,程言之沖他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肅寧伯深吸了一口氣,與蔣慕淵道:“小公爺安排一個人手到喬靖跟前,很是不容易吧?

    喬靖此人十分多疑,他前腳帶著人去辨認,后腳一個個衙門外頭都出現了查訪的人,且不說能不能找到晉之,那顆暗樁是徹底沒有活路了。

    我知小公爺與晉之情同兄弟,但是,若因為救晉之而損失一顆暗樁,我想晉之都不會答應。

    他活不活,看他自己造化,那顆暗樁能做的事情遠甚于他,能救千千萬萬的命!”

    程禮之捂著臉,萬分不舍,又萬分理解,戰爭就是如此,沖鋒陷陣的每一個將士,誰沒有父母兄弟?

    能救自然會救,可程晉之的狀況,分明就是救不得。

    蔣慕淵又何嘗不知道這一點。

    蜀地有多難打,喬靖又有多難啃,他前世一一親身體會過,為了收復蜀地,朝廷付出的代價根本難以想象。

    今生他想把戰局變得簡單些,一顆顆暗樁的存在必不可少,也一定要發揮足夠的作用。

    王瑯能做到的,遠多得多,而且,王瑯若是失敗,王家誰都活不下來。

    暗樁必然背負著犧牲,但也絕不是讓上峰如此隨意用著去犧牲的,不把暗樁的命當命,誰還敢全然忠誠?

    可叫程晉之賭命……

    他的命,就是折在蜀地的。

    蔣慕淵怎么賭?

    “我再想想法子,”蔣慕淵斂眉,沉聲道,“總有辦法既不暴露暗樁,又能讓晉之撐下來。先弄清楚他到底在哪個衙門里……”最新章節請百度搜索【北京愛書】(www.h3p1.com)搜集整理,手機端請訪問(m.beijingaishu.net) 本書由<北京愛書網提供 www.h3p1.com
我推薦加入書簽回首頁
上一頁返回目錄下一頁
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 时时彩平刷稳赚方案 安徽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现在伊宁市做什么生意赚钱 新疆时时开奖结果表 大城市送外卖赚钱么 北京pk10单期计划网站 更恐怖嘉年华 期期四肖精准 百家补第三张牌规则 体育彩票投注站申请 利博国际娱乐成 通比牛牛app下载 波克捕鱼下美人鱼视频 高准翼 经典老虎机游戏下载 微信公众号有打码赚钱